小程序&&公众号
资讯首页 廊坊民生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国内资讯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房产资讯 本地楼市 新闻热点 政策法规

WeWork困局再生变!换个CEO就能挽救估值?原来软银还留了一手...

2019-09-27 作者:廊房网 来源:证券时报 点击 评论

如今,WeWork成了“共享经济”代表公司中最惨的一个新鲜案例。

据海外媒体报道,WeWork宣布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当·诺依曼将辞职,但保留非执行主席职务。前亚马逊高管、WeWork副董事长Sebastian Gunningham以及前AOL和时代华纳有线公司前高管、首席运营官Artie Minson将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。据悉,诺依曼有投票权的股份将从10:1减少到3:1,这意味着他将不再拥有多数投票权。更有消息指出,软银董事长孙正义主导了免除诺依曼职务的行动。

估值腰斩、上市日期一拖再拖、多位高管申请离职......WeWork正经历一场关乎存亡的困局。2018年12月底,WeWork刚递交招股书时,投行对外放风的估值高达470亿美元,但这个价码就在今年9月初降到了200多亿美元,甚至更低。市场还有这样的传闻:WeWork计划在路演时提出的最低估值只有100亿美元,这个数字甚至还比不上公司此前拿到的融资总额。

WeWork注定将成为“联合办公第一股”的价值表率,但这家计划“流血上市”的公司还要经历更多质疑和动荡。这不,还有市场消息指出,WeWork高管已与银行家会面,讨论降低成本的措施,可能包括裁员多达三分之一的员工(约5000人),以及关闭其私立小学和计算机编程学校等附属业务。

2019年年初,WeWork将公司正式更名为The We Company,以宣告在联合办公之外其他领域长期投入的决心,此次申请上市的部分也正是The We Company这一公司主体。

软银怎么办?其实还留有一手

即便是不喜欢诺依曼的前高管也认为,他在激励员工和推动公司发展方面有着非凡的能力。WeWork能获得软银的投资,跟诺依曼有着很大的关系。不过,软银集团后来对诺伊曼拒绝接受其建议的态度感到失望。另外,诺伊曼在WeWork的估值遭到大幅下调之后,不顾软银的反对,仍要继续坚持进行IPO。

按照目前的估值,若WeWork坚持继续进行IPO,软银集团的投资价值受到严重损害,并不得不减记其40亿美元的投资价值,软银愿景基金将亏损50亿美元,这些都使得孙正义对诺伊曼的耐心消耗殆尽。

更让孙正义头疼的可能是,WeWork在IPO上的失利已波及到软银新基金的募集,沙特的投资者正在重新思考押注的筹码大小,这对软银来说也是个不小的麻烦。如果WeWork推迟上市的同时无法得到资本的持续支持,那么它的现金流还能支撑多久?软银愿意为此不断“掏钱”吗?WeWork会导致投资人巨亏吗?

有机构指出,软银等投资者实际上有一项保护计划,免其在WeWork流血上市后遭遇巨额损失。Renaissance Capital指出,软银等投资者拥有的这项保护计划是棘轮条款。根据提交的S-1文件,WeWork的条款属于“部分棘轮条款”,即如果IPO价格低于一定水平,投资者将获得额外的股票作为补偿。

Renaissance Capital分析师Matthew Kennedy指出,棘轮条款一旦触发,WeWork的现有股东将获得价值2亿美元至5亿美元的额外股份,其中大部分股份归属于软银。举个例子,如果WeWork上市后的市值低于145亿美元,那么软银将获得总价值超过4亿美元的额外股票。

不过,通常来说棘轮条款对于投资人是一项保护,只会产生一小部分的额外股票补偿。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Aswath Damodaran指出,WeWork的案例“前所未有”:一方面棘轮条款鲜少触发,另一方面WeWork此前的估值太高,对于WeWork的投资者来说还是存在巨亏的风险。所以,WeWork与软银之间的关系反过来在一定程度上让WeWork举步维艰。

相关阅读